當前位置:首頁 > 走進松檢 >  以案說法

小夫妻冷戰,她導演了一場“偷車大戲”

發布作者:上海市松江檢察院 發布時間:2020-07-28

  •       

    說到偷車賊,人們往往會想到喬裝打扮、神出鬼沒、手法嫻熟的慣偷,但本市長寧區卻發生了一起非同尋常的電動車盜竊案。竊賊不按常理出牌,不僅作案過程破綻百出,在得手后還主動將車歸還失主,并且投案自首。

    經查,案件背后的隱情浮出水面——這場偷車大戲竟是由一對小夫妻的家庭矛盾引發的……

    本案中的“偷車賊”詹某本非職業慣偷,而是一名擁有正當職業的85后工薪族。去年5月,他與妻子王某因為家庭瑣事發生爭吵,雙方開始冷戰。同年5月13日的晚上10點,詹某接到妻子的電話,妻子向他提出了一個特殊的請求:朋友給妻子送了一輛電動車,車子就停在軌交2號線中山公園地鐵站出口處,且未上鎖,但車鑰匙要過兩天才能送來,妻子讓詹某將車子先推回家去。

    正處于冷戰期的詹某急于求和,未曾多想就一口應承下來。當晚11點左右,他騎著自家的電動車到達指定地點,很快就發現了妻子所說的那輛“沒上鎖的電動車”。由于沒有車鑰匙,這輛車無法啟動,詹某就將自己的電動車停放在一旁,推著“朋友送”的電動車,沿著馬路慢慢往家的方向推行。沒走多遠,詹某想到妻子也快下班了,不如在原地等候,兩人騎車回家。妻子王某工作的地方離地鐵站不遠,很快兩人就在路邊匯合了。詹某讓妻子騎上“朋友送”的車,而他騎上自己的電動車,然后伸出右腳勾在妻子所騎的車上,借著一輛車的動力推動兩輛車并排行駛,夫妻倆就這樣和和美美把家還。

    “朋友贈送”的電動車被夫妻倆停放在住處樓下,但這位朋友卻遲遲沒有把車鑰匙送來。轉眼數天過去了,詹某開始懷疑車子來路不明。為了解開心中的疑慮,詹某在電動車的儲物箱里仔細翻找了一圈,恰好發現了一張登記有車主信息的保修卡,上面赫然寫著一個陌生人的名字。他拿著卡片去質問妻子,妻子的回答驗證了他的猜想:這一切都是妻子自編自導的騙局!

    原來,當初兩人發生爭吵后,王某就想找個法子教訓一下丈夫。案發當日,王某在途經地鐵站出口時,發現了一輛未上鎖的電動車,一個荒唐的念頭在她的腦海中漸漸成形——她要讓丈夫進“局子”。

    于是,她向詹某謊稱,朋友給他們送了一輛電動車,讓詹某把車推回家去,實則是讓詹某去偷車!未上鎖電動車所停放的路口交通繁忙,附近遍布監控攝像頭,王某料想丈夫偷車的行徑一定會被攝像頭拍到,日后肯定難逃處罰。讓她沒想到的是,詹某最終還是識破了她的把戲。面對丈夫的質問,王某將事實和盤托出,也因此引來了丈夫的訓斥:這是犯罪!事情鬧大了!此時的王某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

    夫妻倆商量了一番后,決定主動還車、彌補過失。他們根據保修卡上登記的信息聯系到了車主,并將電動車還給了對方,然后雙雙前往派出所投案自首。

    雖然被盜車輛已經物歸原主,但是盜竊行為已經發生,王某夫婦當然要為這一場鬧劇付出代價。為彌補電動車失竊一事對失主造成的不良影響,夫妻倆向失主進行了經濟賠償。此外,王某作為“幕后主使”也要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

    長寧區檢察院審查本案后認為,王某為懲罰丈夫故意編造朋友贈車的謊言,指使詹某將車推走,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之規定,構成盜竊罪。但考慮到王某的犯罪較輕,系初犯、偶犯,具有自首情節,認罪、悔罪態度較好,且已退贓、退賠,獲得被害人的諒解,依法可以免予刑事處罰。

    6月19日,該院依法對王某作出相對不起訴決定,并向其本人公開宣布。檢察官當場對王某進行訓誡教育,王某表示今后將吸取教訓,做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而詹某因受到妻子的蒙騙實施偷車,不具備盜竊的主觀故意,故不構成犯罪,公安機關對其作出撤案處理。

    檢察機關提醒,法律面前不容兒戲,“惡搞”也要有底線。發生情感糾紛、家庭矛盾時,當事人應當加強溝通、妥善處理,切不可為圖一時之快肆意捉弄對方,甚至拿他人的人身、財產安全開玩笑。

彩票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