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走進松檢 >  以案說法

因不滿父母再婚,這個因盜竊“六進宮”的哥哥居然帶著繼弟行竊

發布作者:上海市松江檢察院 發布時間:2020-07-28

  •       

    今年6月初,松江區一商場內多家店鋪遭竊,警方調取監控發現,行竊者竟是一大一小的“小偷組合”。從監控里看,幫忙望風的孩子不過7、8歲的樣子,是被拐子拐來的小孩被迫參與了盜竊活動,還是另有什么隱情?警方隨即展開調查。很快,嫌疑人落網,經審查,二人竟是繼兄弟關系。

    較年長的行竊者名叫阿源(化名),年僅24歲的他,居然已因盜竊進牢房6次! 20147月,剛滿18歲的他第一次因盜竊被判處有期徒刑開始,他幾乎每年坐牢一次,成年后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鐵窗中度過的。最近的一次,是20197月因盜竊罪被松江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也就是說,本案案發時,他剛剛出獄。而較小的行竊者名叫小超(化名),今年剛滿8歲。

    據兩人交代,5月底的一天,出獄不久的阿源到了自己母親的住處,得知母親已與他人再婚,就與母親大吵了一架。因為賭氣,阿源拿了自己的東西就離開了母親的住處,可沒走出多遠,就聽到后面有人喊他“哥哥”。

    阿源回頭看,才發現那是自己繼父的兒子小超。阿源停下腳步,詢問小超為什么要跟著自己。小超委屈地說:“我怕你媽媽和我爸爸結婚了,會生自己的孩子,就會對我不好了?!蓖∠鄳z的二人遂一起離開了父母的住處。

    可離開了父母的家,自己又能去哪呢?阿源遂對小超說,自己要買車票帶他回老家,但沒有錢,所以得去偷點錢,于是便帶著小超一起動手。

    當夜23時許,阿源帶著小超來到了已經寂靜無人的松江某商場,想辦法將一家店鋪的部分門鎖破壞,盡力拉開了半鎖的玻璃門,但拉開后的縫隙依然很小,阿源自己進不去,便讓小超鉆進去行竊。身材瘦小的小超從縫隙中靈活地鉆入,并成功偷出了500元現金。

    隨后,阿源又找了幾家店行竊,讓小超在店外為其望風。這一晚,他們輾轉商場、學校等地,共偷得一部平板電腦、一部手機和現金1500余元。盜竊得手后,阿源“慷慨”地給了小超100元零花錢,并為小超購買了一把玩具槍作為獎勵。

    直到次日中午,阿源的母親和繼父來找一夜未歸的小超,兩兄弟才就此分開。數日后,阿源落網,據查,除了帶小超行竊的這一夜外,阿源還曾多次在其他商場實施盜竊。

    從并不算高明的犯罪手法上來看,本案完全可以說是一件十分普通的盜竊案,但在警方調查時,阿源的供述卻令人吃驚,似乎背后還有一個“驚天大陰謀”。

    據阿源說,自己是被兩名大哥逼迫行竊的,這兩位大哥是自己在坐牢時認識的,出獄后他們又聯系上了自己,他們有一個多人的犯罪團伙,其中一人負責白天出門踩點,自己和其他幾人則負責夜間動手。由于兩人知道自己母親的住處,曾威脅稱如果自己不配合,兩人就會去找自己母親的麻煩。阿源還說,大哥在得知他有一個8歲的弟弟后,就逼迫他帶著弟弟一起行竊,否則就對弟弟不利,“迫于無奈”的阿源這才走上了犯罪的不歸路。阿源“交代”,自己帶著弟弟作案那天,也有其他大哥在場。而被問及幾位大哥的相貌時,阿源說的有鼻子有眼,一位大哥身材較胖,平頭,一位大哥較瘦,有斗雞眼……但數次行竊時,參與的人員情況,阿源的說法卻又前后不一,案件一時又撲朔迷離起來。

    6月下旬,本案移送松江區人民檢察院。承辦檢察官反復對比阿源在公安階段做過的多次前后說法不一的筆錄,尋找其中的矛盾之處,又調閱監控,核實案發時現場的人員情況,最終結合小超、被害人的證言,證實了阿源所說的一切都是其為了脫罪編造的謊言,由始至終,都是他自己在實施犯罪,并沒有什么所謂“大哥”的操縱。

    經審查,阿源的行為已構成盜竊罪,由于他曾因盜竊受過刑事處罰,系累犯,且具有指使未成年人盜竊、以破壞性手段盜竊等情節,犯罪數額較大,近日,松江區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盜竊罪對其批準逮捕。對于小超,松江區人民檢察院未檢部門及時介入,對其開展保護處分,簽訂觀護幫教協議,委托社工對其進行為期三個月的跟蹤幫教,通過聊天談心等方式,幫助孩子真正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同時,檢察官也對小超的家長開展了親職教育,責令其在孩子成長過程中,及時、正確地加以引導,避免孩子再次發生不良行為甚至違法犯罪行為。

彩票371